新书推荐


 

题名:堂吉诃德

责任者:塞万提斯

出版社:人民文学出版社

出版日期:2015年6

ISBN:978-7-02-010276-1

页数:910

简介:《名著名译丛书 堂吉诃德(套装上下册)》(1606—1615)是塞万提斯杰出的作品。俄国批评家别林斯基说:“在欧洲所有一切文学作品中,把严肃和滑稽,悲剧性和喜剧性,生活中的琐屑和庸俗与伟大和美丽如此水乳交融……这样的范例仅见于塞万提斯的《堂吉诃德》。”


 

题名:真幌站前多田便利屋

责任者:三浦紫苑

出版社:上海人民出版社

出版日期:2016年1

ISBN:978-7-208-12893-4

页数:264

简介:《真幌站前多田便利屋》讲述的是两个离异男子在担任“便利屋”工作中遇到的大小事件。多田启介在真幌站前开着一间为人排忧解难打杂帮忙的便利屋,这份工作让他作为一个外人踏入很多人的家,并且不管是否情愿都被卷入一些麻烦当中。某年元旦刚过不久,他从客户家出来,在公车站“捡到”高中时代的同学行天春彦,学生时代沉默到怪癖的行天和多田有不为人知的过节,于是多田让无处可去的行天待在自己的事务所兼住家,没想到这一待就是一年又一年。真幌系列的每本书都是一年间发生的故事,始于元旦终于年末。读者随着两位便利屋接触到形形色色的真幌市民:时而糊涂时而清醒的曾根田老太太、总是嚷嚷着说公交车偷减班次的老冈、自称“哥伦比亚妓女”的露露和海茜、聪明而孤单的小学生由良、左右真幌黑社会的星仔……而在乍看平凡的日常背后,是那些不愿被提及的隐痛,无法独自承担的负荷,渴望有人施加援手的瞬间。便利屋的存在,让人与人之间以奇妙的方式产生联接,于是便有了一桩桩轻快背后潜藏深沉情绪的故事。


 

题名:檀香刑

责任者:莫言

出版社:上海文艺出版社

出版日期:2012年10

ISBN:978-7-5321-4634-5

页数:418

简介:《檀香刑》是莫言潜心五年打造出来的一部长篇力作,初版于2001年,被誉为当代汉语文学中“真正民族化的小说”。作者以1900年德国人在山东修建胶济铁路、袁世凯镇压义和团、八国联军攻陷北京、慈禧太后仓皇出逃为背景,通过讲述泼辣又深情的女性媚娘与其亲爹、干爹、公爹等男人之间的恩恩怨怨、生生死死的复杂关系,深入挖掘深厚的地域和民间戏文资源,用摇曳多姿的笔触、悲喜万分的激情,淋漓尽致地抒写了清朝末年“高密东北乡”发生的一场可歌可泣的反殖民抗争,一桩骇人听闻的血腥酷刑,一段缠绵悱恻的感人爱情,一曲惊天地泣鬼神的民间猫腔。作者采用“凤头——猪肚——豹尾”的神奇叙述结构,融入民间说唱艺术之精髓,凭借出神入化的文学语言,使小说成为一部诉诸声音,可以用耳朵阅读的神品妙构之作。本书获得2002年首届“鼎钧文学奖”,台湾《联合报》“2001年十大好书奖”;入围第六届“茅盾文学奖”。

 


 

题名:欢乐

责任者:莫言

出版社:上海文艺出版社

出版日期:2012年10

ISBN:978-7-5321-4628-4

页数:420

简介:《莫言作品系列:欢乐》收入的莫言创作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八部中篇小说,包括最早完成于1983年的《流水》,1985年让莫言在文坛一举成名的《透明的红萝卜》,以及《球状闪电》、《金发婴儿》、《爆炸》、《欢乐》、《野种》和《你的行为使我们恐惧》。这些小说不仅艺术风格鲜明,而且各具特色和爆发力。其中,小说《透明的红萝卜》成功塑造了被侮辱、被忽视的黑孩形象;小说《欢乐》用第二人称叙述,描写一个对土地还有仇恨、对女性极度渴望的乡村中学复读生的苦涩经历和内心世界,以及他和“丑陋”母亲的艰难生活。本书系莫言中篇小说集之一。


 

题名:汉武大帝

责任者:杨焕亭

出版社:长江文艺出版社

出版日期:2016年3

ISBN:978-7-5354-8600-4

页数:1178

简介:《汉武大帝》以刘彻的幼年开篇,通过风险继位,掌握大权;用贤变法,尊王攘夷;大战匈奴,出使西域;巫蛊为乱,罪己示民等重大事件,围绕和与战、治与乱、忠与叛、生与死、得与失、情与恨的矛盾,向读者全景式地展现了汉武帝纵横跌宕的一生和那个风云变幻、英雄辈出的时代。
  其间宫廷的明争暗斗,大汉帝国征战四方、金戈铁马的壮观气象。“黄沙百战穿金甲,不破楼兰终不还!”抵御外族入侵,气势宏大的战争场面,壮烈激越的将士情怀,雄视天下的盛世风华,都将在这部作品中得到淋漓尽致地展现。


 

题名:红楼梦圆

责任者:顾文嫣

出版社:文匯出版社

出版日期:20157

ISBN:978-7-5496-1497-4

页数:333

简介:《红楼梦圆》为《红楼梦》续书。内容从曹雪芹《红楼梦》八十回后续起,至一百一十二回。作者顾文嫣创作态度严肃,在熟读《红楼梦》的基础上,对原著进行认真的解读,根据前八十回或明或暗的提示和脂批相关的提示,吸收时下红学研究成果,较好地把握《红楼梦》的悲剧精神,有效地调动想象,来确定八十回后的故事内容和人物性格命运,比较符合曹雪芹的原意。同时,作者以酷似原著的语言与韵味著述,取得相当的成功。

1 2 3 4 5 > >>